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一鹏的看法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3:22
摘要:在孩子的眼里,家人都扮演着家庭社会的不同角色,角色在突如其来的演出中促成了孩子的思维成长。 在一鹏的眼里,家里人除了做些最基本的与生活有关的事情外,实在是没什么作为。
先说说一鹏的父亲吧。父亲是名司机,许是常年坐着的缘故,才四十出头肚腩就隆起如一座小山包。一鹏想:父亲坐在沙发时,那小山包可以稳稳地托放住两只鸡蛋。父亲大不了就是让四个轮子跑快点或跑慢点,适当的时候买回一袋大米,背上楼时气喘得像蒸汽机车起动。盛夏时不自量的父亲老要带一鹏去游泳,一鹏只好勉强跟随,路上还得接受“要多锻炼身体”的教训,到目的地时双眼还得忍受那横着长的赘肉。
再说说一鹏的母亲吧。母亲是名资料员,这项工作容易,也清闲,所以一鹏认为母亲是为了平衡工作性质带来的遗憾,才在回家后如雷鸣电闪般地操持家务,同时大呼小叫地检查他的功课。不过一鹏发现母亲的叫唤是一年比一年降声调了,因为如今一鹏完成的功课,母亲常常是不知道对还是错。所以在一鹏看来,母亲的呼叫其实没多大实际内容和意义。他曾偷听到母亲对父亲说:“怎么现在小学五年级的功课比我们上初中时还难。”一鹏听了直捂嘴笑,最后竟乐得在沙发上翻起跟头来。
还有一鹏的外公外婆。如果说父母的举动算不上作为的话,那么外公外婆的举动简直就是无聊。外公除了逗鸟叫外,没别的爱好了。当然一鹏放学回家后,外公准停止学鸟叫,将目标转移到一鹏身上问这问那。以往一鹏会认真回答外公问话的,现在成敷衍了;因为外公话里的第四句便问是否打架,每次如此,似乎一鹏每星期一至五的外出是去打架而不是上学。比之外公的无聊,外婆就近乎悲哀了。她只有0.1的视力,却戴上足有二十个圈的眼镜,一年四季不间断地干毛线活。不是因为外婆如机械般的织毛衣才觉得她悲哀,而是外婆觉得这家里除了她在干着正经事并且干出成绩来之外,其他的全是无所事事之徒。
作为一鹏自己呢,当然有他独有的想法和行为了。他是名班干部,数学课代表。据回忆,家里除了他还没有谁跟“干部”这字眼打过交道的。而且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被誉为祖国的花朵和希望,这是肯定的也是标准的答案。特别是“希望”这个概念总让他觉得自己真的很有希望。比如数学方面,是成为华罗庚的希望;语文方面,是成为莫言的希望;自然方面,是成为达尔文的希望,等等。有着这希望中的人及目标在前方,一鹏能不朝着奔吗?再回头看看家里人,简直和目标毫无干系,他只有暗自摇头叹气罢了。
秋天的一个傍晚,天气已渐凉,跟着家人到河堤散步的一鹏已穿上外婆织的毛衣。一鹏觉得他们的漫步比在家里有意义得多,因为是亲近大自然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鹏对所谓的大自然忠爱起来了。其实自会走路起他就在这河堤上漫步的,只是习惯了眼前的一切,便感觉不出当中的什么特别来。通过书本的描绘,他发现大自然原来真的很美妙。就拿眼前的景物来说吧,天边如蛋黄似的太阳有彩云伴着,对岸的建筑物也如披上一层五彩的薄纱,微波泛扬的河水像被染上了彩色,……。一鹏觉得自己对眼前景物的描绘不比书上的差,但有一点他是忽视的,那就是外公搀着外婆慢慢移动的形象其实也溶入了大自然缤纷五彩的景象中;而此刻他的心思正放在父亲肥胖的身影如何的煞风景,母亲喋喋不休的话语如何打扰着他的耳膜,因为母亲正抱怨这里的蚊虫把她的手脚叮得疙瘩四起。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河岸边传来了呼救声,一鹏和父母将头伸出河堤外,只见一个和一鹏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儿正扬着手大喊“救命”。一鹏楞住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却见父亲“腾”地一下越过了河堤栏杆,沿着河岸斜坡冲到女孩儿身边,低头询问些什么;接着快速地脱下衣裤,身上只剩了内衣服,然后“噗通”一声跳进河里。父亲这一连串动作快得一鹏都没反应过来,仍站在河堤上的他此刻才发现外婆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他身边,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扬着脸伸着耳朵像凝神谛听着什么;外公正掏出手机打电话;而母亲也翻过了河堤栏杆,这会儿正站在女孩儿身旁,紧张地盯着河里。一鹏看着父亲挥动着双臂在水里游向一个孩子,这时的河水虽仍有着方才的彩色,但却不再是好看的了,而是残酷而可怕的了。
终于,父亲将孩子举到岸上,是个小男孩。母亲帮着接过男孩,将男孩平放在岸边地面上,抢救起男孩来。母亲的动作看上去快捷而熟练,一鹏没想到母亲竟有这套本领。这时候父亲已爬上岸,看上去他的身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沉重;他仿佛已无力帮忙抢救那小男孩了,因为一鹏看见父亲摊坐在地上,于是禁不住大声喊起“爸爸”来,也想攀过河堤栏杆去,却被外婆的一双手紧紧按着。外公一直在河堤路上来回走动着,一边焦急地四处张望着。
民警来了,一齐冲到河岸边协力抢救小男孩,母亲这才站起身来,往一边去照料仍摊坐着的父亲。救护车来了,几个医护人员冲出车,奔到男孩身边。河堤上不知什么时候已聚集了一大群观看的人,他们都在焦急地议论纷纷。折腾了好一会儿后,小男孩得救了,随即被抬上救护车,父亲也由母亲搀扶着上了救护车。……
就这么着,一鹏的父亲一夜之间成了英雄,他们一家的救人事迹上了市里报纸的头版,父母的领导和同事纷纷上门慰问,外公外婆的好友们也纷纷上门致意,一鹏的老师和伙伴们也来为最新一期的学校校报作采访。一时间一鹏的家里真是热闹非凡,可不知为什么,一鹏却感觉不出心情的兴奋和激动。是没想到父母会有如此勇敢的行为吗?他想不是的,他反倒觉得许多父母碰到这样的事情时也会如此勇敢的。如今父母算不算有作为呢?应该是有作为呀,只要看看公众的反应就知道了。但这种普通的和机遇性的作为还是离一鹏心目中的作为相去甚远,尽管这件突发性的事件发生时,一鹏的反应就像一只大笨熊一般。
不管怎样,父母的鲜花和荣誉渐渐淡去了。父亲身体的份量一如既往,而且在一鹏看来他还多了个爱自夸的毛病,常有事没事地将自己的英雄事迹挂在嘴头上。母亲的动作也是一如既往,同时那呼叫声也有点升调的,而且多了向父母学习这项内容。当然一鹏仍是希望,但人们提起他时,总拿他的已成为“机会英雄主义者”的父母作为鼓励对象,自然这称号是一鹏暗地里给起的,而不是拿某位科学家,或文学家,或什么专家来作为鼓励的目标。所以一鹏还是觉得自己有不少烦恼呢。
开春时,外公有一篇关于养鸟的文章登在一本什么鸟类杂志上,为此母亲作了一桌丰盛的好菜以示庆贺,并借此机会鼓励一鹏。一鹏很诚恳地点头,虽然他认为外公并不会因此成为鸟专家的。倒是外婆嘀咕说最近发现一鹏时有托着腮发呆的现象,于是在一个周末的上午,外公外婆不知从哪里领回一只小花猫,并将花猫托给一鹏喂养。开始时一鹏爱理不理的,后来看见花猫只爱呆在他身旁,便也就怜悯起它来,很快和它交上了朋友。
花猫似乎懂得小主人的心思,每当一鹏向他倾诉内心的想法时,它从不瞌睡。一鹏真是打心眼里喜欢这小动物,还为它取了个名字叫“天才的耳朵”。外婆也跟着叫花猫作“耳朵”,并为“耳朵”也织了件小毛衣;但可惜“耳朵”不爱穿,每帮它套上便使劲挣脱掉,最后它干脆叼着毛衣放进它自己的窝里,晚上便睡在上面。为此一鹏对外婆感激得不得了,觉得外婆终于做了一件有作为的事情了。

共 279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孩子眼里的世界其实很精彩,看人看事看万物,都有与大人不同的答案,其实就是角度的问题。作品对生活中各类人物观察的很详细,语言也精美,看得出作者有一定的文学功底。欣赏佳作。【微编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 -07-01 18:25:0 欣赏亚华的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7-02 14:10:44 谢谢提点!小儿便秘治疗
一岁宝宝口臭怎么回事
一岁宝宝口臭怎么回事
小孩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