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耀眼的闪光 第32章 神剑有灵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6:36

耀眼的闪光 第32章 神剑有灵

我在祠堂内东奔西走,同时回想着导师移动机关枢纽的顺序,终于完成一连串的启动程序。

圣位射手拿着圣阶紫品魔法弓站在我身后,饶有兴致的观赏着。

祠堂里的黑暗教员已经被这个跟来的圣位射手解决得差不多了。

倒有几个『黑暗魔导师』施展空间法术逃遁,对此,他也只能干瞪眼。

嗡——

一堵古墙在嗡鸣声中滑现,像是尘封已久。

上面刻着数排繁琐的古文字,庄严而神秘,凝聚着许家世世代代的心血。

我握紧了袋子里的钥匙,看着古墙中央的插孔,猛吸一口气,面色肃穆。

圣位射手摸着满是胡渣的下巴,惊奇的道:“哇!没想到这祠堂还别有洞天啊!”

我斜了他一眼,随后朝古墙走去。

“喂,许少爷,里面是什么啊?”他边问边跟了上来,我皱起眉头,没回复他的问题。

这导致我犹豫了很多,到了石墙前时,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圣位射手,迟迟没有动作。

“呃……这么大的小伙了居然还害羞啊。”

圣位射手自觉没趣,扫兴的耸耸肩,走到一边呆着去了。

我思索了一会,确定能在圣位射手动手前冲进藏剑室后,才慢慢掏出钥匙。

我心身沉重的将钥匙插入插孔,两者严丝合缝,宛若一体。

突然,圣位射手喊了一声:“糟糕!有人来了,起码是圣位后期!”

我闻言望去,祠堂门口确实来了个人,那人槐梧的身躯遮挡了外面传来的光线,漆黑的影子一路遮盖到祠堂中央。

卓拉德!

我心头一惊,他是个在圣位后期沉浸多年的强者,不然不可能完虐同为圣位后期的石文洲。

“被黑暗教团宣布死亡的人,无论如何反抗,都终究会被黑幕所吞噬。”

他的声音平静而沉重,回荡在祠堂中。

我狠狠咬着牙,道:“卓拉德!我一直没想到你居然是黑暗教团的走狗……”

当他向我索问黑暗名单的时候,我如同受到晴天霹雳,他在我心目中的前辈风范一下子荡然无存。

卓拉德冷笑道:“黑暗……就一定是错的吗?不是的!你看看教廷高层

,谁的内心不是污浊的?他们披着光明的外衣,满口仁义道德,却在暗地里做着可耻而下贱的事情。”

“呵呵!抹黑光明教廷是你们黑暗教团最擅长也最喜欢的事情吧!”我凌厉的回击一句。

圣位射手举起魔法弓,弦如满月,九支魔力箭一一凝结呈现。

卓拉德同情的看着我,又带着几分戏谑,“有一种禁忌毒药叫[魔力虫],闹得满城风雨,你还记得吧,萧家就毁在这件事上,不过,你知道教廷拿[魔力虫]干什么了吗?他们……喂给了……圣女。”

我的脑袋一下子无法运转,傻傻的看着卓拉德,呼吸变得极度急促。

“你骗我!”我自欺欺人的呐喊。

他笑了笑,也不解释,从容不迫的走入祠堂。

“你们谁也逃不掉,许丹,虽然我并不想杀你,但教主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拔刀而往,斩断一切荆棘,杀死所有敌人!”

圣位射手手一放,九支魔力箭呼啸而出,朝卓拉德奔驰而去。

黑色护罩在闪耀中包裹卓拉德全身,他无视圣位射手的攻击向前走来。

看似薄弱的护罩却坚硬如铁,魔力箭冲击在上面发出铿铿几声,如石沉大海。

我冷静下来,一把握住钥匙,费力扭转。

下一刻,整面古墙颤动起来,并发出尖锐的轻鸣,有些刺耳。

古墙上所有纹路刹那间激活,蓝光四射,十分耀眼。

咔咔——

与上次一样,古墙从中分裂向两侧滑开,暴露出一条喷涌寒风的通道,台阶层层延伸至目光不及处。

我打了个寒颤,连忙施展〖踏雪无痕〗。

在这种冰霜气息磅礴的环境下,我的身上再次凝结出一副冰甲,移动速度暴涨。

“啊!!”

一声惨叫传来,只见圣位射手被卓拉德残忍的抓在手里,卓拉德的一只由钢铁包裹的手正刺入他的胸膛,硬生生地捏爆了他的心脏,霎时血肉横飞。

血腥的一幕让我胃液一阵翻滚,恐惧的看了卓拉德一眼,我忍着干呕的冲动冲进密道。

卓拉德扔掉死透了的圣位射手,甩了甩手上的碎肉和血液,一步步走到密道前。

刺骨的寒冷让他颤栗了一下,他的目光变得极其深邃。

“就这么让他跑掉么?”一个女人问他,声音充满挑逗和魅惑。

不知何时,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的紫发女人出现在他身旁,双手环胸望着深不见底的密道。

卓拉德平静的回答:“有人比我更适合杀他。”

痛苦南王轻笑着,笑得花枝乱颤,“你居然把他当成了凯萨尔,哈哈,是不是自己下不了手?”

“或许他是,但他不是,许丹像……小时候的我啊……”他幽幽说道,声音在密道中回响着。

———————————————

没有光的密道是极度昏暗的,伸手不见五指。

幸好没有岔路口,我只要一直向前跑就能到达藏剑室。

卓拉德就是个恶魔!

那血腥残忍的一幕使我久久不能平静。

我想起他,想起石文洲,想起黑暗教团,想起遭受灾难的许家,想起了很多很多。

所有的痛悲在逐渐爆发,父亲的噩耗,母亲的遗容,往事一幕幕这脑海播放。

回忆搅起无穷伤痛,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淌,每一滴都凝结成冰,滴落在着冰天雪地的密道之中。

哀伤的同时,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体内有种诡异的力量在滋生,正在牵引我前进,让我忘记了寒冷。

我的愤怒、我的仇恨、我的怨气……一切情绪都在增强那种力量,心灵中的冰剑图腾越来越清晰。

契约与我的联系强度在直线上升,我仿佛听到几声锁链崩断声,嘹亮清脆。

跑了很久,终于来到了藏剑室,门口的禁制散发微弱的光亮,照映在我那眼泪纵横的脸颊上。

我用双手重重的擦拭掉泪花,激动许久之后,抖动的手滴出血珠解开禁制。

禁制消散后,我迫不及待的走冰窟般的进藏剑室。

藏剑室***剑台上的璀璨蓝光竟已挣断千年铁链,庄严地悬浮在空中,神光万丈。

“我等你很久了……”

璀璨蓝光响起甜美的童音,声音像是跨越了千万年的距离才传到我的耳畔。

丹东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洛阳妇科医院哪家好
温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丹东好的性病医院
洛阳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