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符文猎手 第一百九十九章 地底宝库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6:08

符文猎手 第一百九十九章 地底宝库

昔日北风家族城堡的废墟之中,一群脱光膀子的壮汉正挥舞着铁锹汗流浃背地进行着挖掘工作。【更多精彩请访问m】黄金位阶强者可以如同玩具般随意揉捏的家族城堡,对于普通人来说仍然是由上百吨岩石砖瓦构建出来的庞然大物,即便化作废墟也足以让人望而兴叹。

壮汉们的工作效率很高,只用了半天的功夫就挖掘出了一个直径十米深入地底的坑道,但到目前为止,除了残损的金银器具之外,这片废墟之中依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目标。这让站在一边的兄弟会头领脸色越发阴沉。

“如果最后发现你是在耍我们的话……”兄弟会头领回过头,冷冷地看了一眼趴在自己脚下满头冷汗的头顶男子,语气阴沉地说道。

“我绝对不敢欺瞒大人您啊!如果有半句谎话就让我全家不得好死!”秃顶男人哆嗦了一下,抬起头露出谄媚的笑容。

即使自己的妻子女儿就在身后不远处被按在地上施暴,即使他自己肥胖的肚腩拖在地上已经磨得血肉模糊,但是秃顶男人脸上的媚笑依然不敢减少半分。因为他已经吃够了苦头,知道自己稍微懈怠半分就要小命不保。

无耻的贵族……兄弟会的头领在心中腹诽道,欺负这样一个抛弃所有道德节操只顾自己性命的人渣没有什么快感,尽管在这之前他也曾无比痛恨这些如同蛀虫的贵族老爷,但现在这种复仇却变得索然无味。狗咬狗还有些看头,人咬狗只能说那个人脑子有病。如果不是先知特意安排他来完成这项工作,他甚至都不想和这坨臭****多说一句废话。

如果跪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伊斯塔伦人就好了,听说那帮伊斯塔伦人的队伍里面带了不少姑娘,就算让他们的骑兵左拥右抱都顾不过来,难道说这就是那些伊斯塔伦人强大的秘密?那些蛮子就不怕脚软吗?

这种妄想也就只能在心里面恶意的猜测一下,他还没有敢说出口的勇气。从某种角度来说,在那些伊斯塔伦的疯子面前,他和地上跪着的这坨****没什么本质区别。意识到这一点的兄弟会头领不由得恼羞成怒,一脚把秃顶男人踹了出去。

“大人!大人!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家祖上给北风家族做过七任管家,没人比我更清楚城堡里面的猫腻。就在这下面,我记得清清楚楚!”秃顶男人捂着肚子爬了回来,赌咒发誓般地说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他当然不可能再说自己没记清楚这种胡话,否则下一刻就可能要脑袋搬家。

“城堡地下有一个密室,普通的族人根本不允许接近。北风家族所有的财富都藏在那里,只有家主的嫡系血脉才能开启大门上的魔法封印……”秃顶男人注意到兄弟会头领的脸色有些难看,连忙改口说道:“只有大门上才有封印,现在咱们从上往下挖,只要把墙壁挖穿了就行!”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话一样,话音未落底下就传来一声呼喊:“我们挖到东西了!这泥土好硬,好像比石头都硬!”

“就是这个!就是这个!”秃顶男人惊喜地尖叫起来

符文猎手  第一百九十九章 地底宝库

,兄弟会头领眼睛一亮,一翻身跳下了坑洞。其他人连忙让开,露出脚下泥土中显露出来的砖石看上去和泥土的颜色一样,但表面的光滑和紧密程度有着明显的不同。兄弟会头领冷笑一声,从旁边人手上拿过一把十字镐,深吸一口气绷紧了肌肉,用尽全力砸了下去。

只听一声巨响,十字镐深深没入到了地面的泥土砖石里面,脚下传来如同骨折般的碎裂声,兄弟会头领哈哈大笑,招呼着自己的手下向两边让开。他自己则依仗着身手敏捷不肯躲开,就等着地面塌陷之后自己第一个跳下去,如果有好处的话自然可以中饱私囊。

让他失望的是,地面只裂开一条不大的缝隙,兄弟会头领重重地跺了一脚,把裂缝傍边的砖石踩碎,首当其冲地跳了下去。看着自己老大猴急的样子,围观的手下忍不住露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可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地底下就传出了惨叫的声音。

兄弟会的头领以双倍于刚才跳下去的速度窜了上来,只是短短一个呼吸的功夫,这个健壮如牛的汉子就被撕掉了一条手臂。他的脸上布满了惊骇欲绝的表情,冲着自己的手下疯狂地挥手,嘴里想要说出什么,但是黏着在他脸上的泥浆已经糊住了他的嘴巴。

黑色污泥像是有生命一样死死抓住了兄弟会头领的身体,在其他人惊慌的喊叫声中,飞快地将他吞噬殆尽。围观者这时候才意识到不妙,纷纷逃散想要爬出坑洞,但就在这个时候,从地下裂开的缝隙中突然喷射出一股黑色的喷泉,黑色的污泥从天空中如雨点般落下,将坑洞中的所有人都覆盖其中。

凄惨的哀号声不绝于耳,趴在坑道外面的秃顶男人死死地抱住脑袋,不敢抬头多看一眼。他根本没听说过北风家族的宝库里还隐藏着如此恶毒的陷阱,这下恐怕无论自己怎么解释,也逃脱不了兄弟会的斩杀了。

耳边传来一个重物落地的声音,秃顶男人下意识地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双沾满污泥的脚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无法抗拒的力量拽了起来,吊在了半空中。腥臭的污泥扑到他脸上,迫不及待地钻进他的耳朵与鼻孔。

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秃顶男人看到了凶手的身影,那是一个仿佛从沼泽里捞出来的腐烂生物,浑身上下包裹在污泥之中,只能隐约看出少女的身体曲线,以及她身上残留的女仆服饰看得出曾经身为人类时的模样

“琪琪……?”也许是由于常年的近距离接触,秃顶男人一眼就认出了怪物的身份,但这并没能挽救他的性命。砰的一声,秃顶男人的脑袋像烂西瓜一样炸开,黑色污泥四散飞溅。少女手中的污泥不断翻滚扭曲,最终汇聚成一柄诡异的剑形物体。她抬起头看了看四周,向远处兄弟会留下的人手扑了过去。

北风家族的藏宝室里为什么会跳出一只变异的杀人怪物是兄弟会要担心的问题,埃尔现在考虑的问题是……为什么席马科这家伙不仅知道宝库的所在地,居然连开门的方法都一清二楚?

真正的宝库藏在城堡地下没错,但绝对不可能用人力挖得出来,因为北风家族把宝库藏在了地下矿脉的深处。

剑堡地区本来就盛产宝石,而北风剑圣在此建立城市,垄断了这里所有的宝石矿脉。经过一千年的时光,城区附近的宝石矿脉早已挖空,留下的只有深入地底的古代矿坑。这些矿坑已经废弃了至少五百年的时间,连接上层的通道几乎都已经坍塌,除了北风家族由家主掌握的暗道之外,没有人能找到其他入口。

所以在席马科带着一行人轻轻松松地穿越下水道来到矿坑里面,毫不费力地找到了隐蔽的宝库时,埃尔脸上的表情十分耐人寻味。

到了这个时候,席马科也知道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他把自己的鲜血抹到大门入口,缓缓推开大门之后,转过头对埃尔苦笑道:“其实你也猜到了吧,我是老家主的私生子,也就是大小姐同父异母的哥哥。”

我猜到个鬼啊!埃尔在心里面腹诽道,但他仍然面不改色地点点头说道:“看你这个样子,这件事应该是一个秘密吧,黛安娜小姐也不知道?”

“确实是个秘密,但我想大小姐也猜到了一点,否则不会对我这样信任。”席马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很俗套的故事,老家主在一次酒醉后强暴了我的母亲,从血缘上来说我母亲还是他的表妹……后来他遮掩住了这件丑事,直到我名义上的父亲去世之后,才告诉我事实真相。”

“我怎么觉得那个老家伙是别有用心呢?”埃尔抱着手臂冷笑道。

“确实如此,老家主这些年一直没有子嗣,只有大小姐一个女儿。他把我留在身边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席马科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我并不恨他,至少他给了我学习剑术的机会,而且也把这些秘密都托付给了我,就是怕出现现在这种情况。北风家族的底蕴其实不弱,只是家族里除了剑术天赋之外,实在没有诞生过其他方面的人才,所以才一直韬光养晦到现在。可是那些短视的叛乱者,为了一些蝇头小利就把整个家族都卖了出去。这些混蛋死不足惜。”

“好了,我理解你的感受,我在伊斯塔伦也遇到过那种损人不利己的脑残人士。”埃尔拍了拍席马科的肩膀,抬腿向里面走去,嘴上说道:“让我看看你所谓的宝石武装吧,是不是真有那么厉害?”

“比你想象的更可怕。”席马科说。(江苏)

深圳治疗盆腔炎方法
深圳治疗盆腔炎费用
深圳治疗盆腔炎医院
深圳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深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