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于根伟罢训球员很傻很冲动我不是事件幕后主

发布时间:2019-11-17 21:59:49

于根伟:罢训球员很傻很冲动 我不是事件幕后主使

2009年10月31日,上赛季中超联赛在那一天结束,天津队主场2:1战胜广药。打完那场比赛,一边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教练、队员们一边“惯性”地相互感慨着又送走了一个赛季,也只言片语地交流着未来一个月假期里的计划。于根伟和大家告别,很多人、包括于根伟自己都没想到,这一别,他直到现在都没有在队里出现。

:还记得你有多久没去过队里了吗?

于根伟:应该就是从去年联赛最后一场比赛打完直到现在吧。

:除了放假一个月之外,球队从销假到海南拉练,前后也有差不多一个半月了,这段时间你不在队里出现,是一种主动的回避吗?

于根伟:谈不上回避。这件事比较客观地应该这么来解释:去年我是分管一队的副总,球队放假了,我也歇了一段时间,按俱乐部和球队通常的运作惯例,假期快过完的时候,相关的教练、领导要先开会商量一下后面的安排,可是一直也没有人通知我开这么个会,球队集中以后,慢慢我也有所了解,之前由我负责的工作,陆续都有其他人接过去做了。

:在这个过程中,你主动去沟通过吗?

于根伟:没有。我想球队的工作不通知我去做,自有不通知我的原因,以我的个性,不会去主动要甚么。

:之前想到过会离开球队这么久吗?

于根伟:没有,没感觉自己会那末久不在队里。

:那你下一步打算怎样安排呢?

于根伟:还没想过,很多事情现在还没明确。

:从去年联赛结束到现在,时间不短了,能说说这段时间你都在干什么吗?

于根伟:没事的时候主要是在家照顾孩子。也恰巧了,从进了冬天开始,我女儿就总生病,咳嗽什么的,一两个月断断续续都没好,我带她看中医调理,每天给她熬药。

: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和孩子在一起?

于根伟:是啊。这些日子一直也没让她去幼儿园,基本就跟着我,她长到五岁多了,我还真很少这么长时间和她在一起。

不爱上

相信清者自清

:你关心天津队的近况,关心最近有关天津队的吗?

于根伟:球队状况我肯定是关心的,最近队里发生了一些事,我也知道一点,至于,你是指上的吗?那我留意的不多,我不太爱上。

:不太爱上?你没有上浏览的习惯吗?

于根伟:那倒不是。说得具体点,从当球员的时候养成的习惯,我就不太爱上看那些写天津队,尤其是触及我个人的,这倒可以说是一种躲避的态度。

:为什么?

于根伟:主要是因为上写的很多东西并不实

,不准确。比如夸我的时候,总把我“拔”得太高,超过了我的真实水平和能力范围,赶上天津足球有点什么磕磕绊绊的事,每次又都把我牵扯进去。这次也是,这些天总有朋友给我打,拿在上看到的一些事情问,我知道人家是关心我,可弄得我哭笑不得。类似的看多了,不可能不对我的心理造成影响。

:提到这次的事,能说说你怎样看几名队员不去海南参加冬训的举动吗?

于根伟:单就这件事来说,我觉得他们很冲动、很傻。按正常的理解,或许他们觉得有很大的矛盾、有太多的问题要解决,又想不出其他更好的办法,就出了这么个“下策”。很多事我不好多说什么。

:刚才你也说了,天津队有些什么磕磕绊绊总把你“牵”进去,这次应当也是吧?对此你想说些甚么吗?

于根伟:朋友们问我的时候,我总说“清者自清”。我觉得只要是有些分析能力的人

,就会有自己的认识和判断。首先来说,每个人都是有思想、会思考的,有些事不会简单到我想干什么,到队里找几个所谓跟我好的人一说,他们就不顾一切地站出来“闹”吧。

:万一有人死心塌地跟你好,“认”你呢?这个可能理论上是存在的。

于根伟:那我们反过来再做个假设,假定有些事我是“主谋”,可这么干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如果我挑事,而且拉上一帮人还真挑成功了,那最少我自己觉得,接下来对我来说不是欢庆胜利,而是添了一块心病。因为这种成功是有代价的,等于我同时把自己的“小辫子”交到了他人手里,以后如果我还管一队,过去随着我一起闹过的人,他们就有了要挟我的资本,万一在薪酬、上场时间等问题上有甚么不乐意、不满意,又会拿这些事当把柄再跟我闹。我自认为不是个笨人,再加上我的年龄、经历,我想我不会干这么愚昧的事情。

争议依旧

对此早就习惯

当球员的时候,于根伟就是个争议人物。几年前,在经历了那场可谓华丽的退役仪式之后,很多人没想到,他的足球生涯迅速转上了全新的轨道,直接以俱乐部副总的身份示人,参与球队的管理。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几年过去了,于根伟非但没因为脱下战袍而“人走茶凉”,甚至连“争议本质”都没有淡去,仍然屡屡被托到天津足球的风口浪尖。

:从18岁进入一线队到现在,都快20年了,好像你历来没跑出过争议的旋涡。还是你自己前面说的那个意思,天津足球有点什么大事小情多半都会扯上你。

于根伟:你说的这个漩涡我倒是不怕进去,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有什么事人家非往我身上扯我也没办法,反正什么是事实、甚么不是,甚么事情是我做的、甚么不是,这些我自己清楚、能把握就行了。

:“这次的事”作为一个话题,我们确切绕不开,包括前面天津队出过一些状况,好像始终没见你站出来试图解释或者说明些甚么?

于根伟:说心里话,我不说话是不想添乱,咱们说了这么多,其实你应该发现,我不会说到太具体的东西。有一点请大家相信我,别的什么都不提,我现在的身份至少还是个国家干部,对于天津足球,什么事情该做、甚么事情不该做,我心里永远一清二楚有分寸,否则的话,别说对不起我曾得到的一切,干脆这些年的球都白踢了!

:好像你有一点激动?

于根伟:激动谈不上,不过脑子确切有点乱。我觉得过去这些年,我为天津足球做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我对天津足球一直是感恩的。前几年决定退役,当时的张义锋张总给我安排在俱乐部管理层工作,我对泰达俱乐部也同样十分感恩,我始终告诉自己,要卧薪尝胆好好干几年,借助自己的影响力和对足球的理解,包括工作能力,和大家齐心协力把天津足球弄上去,别让球迷们总为我们能不能保级揪心。

:你的目标只是天津队保级无忧吗?你没有野心吗?

于根伟:固然不是,不揪心了以后的下一步,天津队怎么就不能给大家一个“希望”,让大家觉得我们是中超前3名的球队?怎么就不能让球迷们在球场给我们喊争冠的口号?

:你上面提到的这个“下一步”目标,你觉得你离它很近过吗?

于根伟:是一步一步在接近的。我记得好像有那末两三回,球队当时的状态特别好,我心里都暗暗想过,也许是可以冲一冲冠军了。

:比如去年初?

于根伟:过去的事了,现在再讨论没有太大的意义,还是多往前看吧。

感觉委屈

我很在乎名声

在过去将近八十天的时间里,于根伟没去过队里,他说这期间他不愿意想太多。话虽这么说,但人之常情谁都可以想见,比如开车路过民园体育场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他不可能视而不见;比如亲戚朋友给他打说起天津队的事,他更不可能心无旁骛。

:前面咱们也聊了,没跟队的这段时间,你的空余时间主要是带孩子,这个过程中,除了有亲戚朋友“骚扰”你,和你聊足球,你自己有主动想起些和足球有关的事吗?

于根伟:我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足球,说不想肯定是谎话。

:能说说你都想过什么吗?

于根伟:什么都有,有时候是片断,有时候是大问题。

:大问题?比如呢?

于根伟:比如各方合力“经营”这支天津队的目的是什么,目标又是什么。我这个表达可能不太确切,我的意思是想说,像泰达,这么多年真没少投入,为天津足球做了这么大的贡献。再好比球迷们,天津队状况好的时候,球迷们真心跟着高兴,天津队状态不好的时候,又真替球队着急,还有天津的那么多跟体育相关的环节,那么多足球人

,面对天津足球,大家的出发点其实都是一样的,就是希望把天津足球搞好,但具体怎样做算最好、最合理,这是个深层次的问题,值得所有人从更深的层面来探讨。

:感觉你这番话说得有点“绕”

于根伟:简单说,就是我觉得任何时候、任何人,在处理任何问题的时候,都应当把天津足球的整体利益放在第一位,以维护天津足球的大局为重,寻求妥善的解决问题方法。不管什么事都一样,极端的处理方式,常常会复出相当大的代价。

:你提到一个关于天津足球比较宽泛的概念,你觉得在中国足球圈,天津足球除了要追求成绩,靠成绩赢得尊重之外,还应该寻求什么?

于根伟:追求尽可能好的正面形象。有了站得住的正面形象,才会有更多优秀的运动员,包括梯队的苗子愿意来,天津足球也才能在正轨上有良性、更快速的发展和提高。

:那你认为眼下该做些什么呢?

于根伟:抱歉,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多说甚么。是这样,如果我是个普通球迷,也许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能滔滔不绝说出好多建议和想法来,可是现在按一定的范围来划定,我毕竟是其中的1分子,所以我不能情绪化,不能意气用事随便讲。

:那还是把话题拉回到你个人身上吧。能说说这段时间你有过一些什么思考?

于根伟:说实话我的心气很复杂。首先,总遇到把与我无关的事情安到我头上,我感觉很委屈。委屈是人之常情,我想大家能理解我的感受。不过前面已经说过,我也习惯了,不要说现在,就是做运动员的时候,球队有什么事,也总往我身上联系,冷静下来想想,又有甚么办法呢?不是也坚持着走下来了嘛,而且到我退役的时候,各方给我的评价是公正的。

:那现在呢?现在遇到类似的问题你怎么处理?

于根伟:基本也还照着过去的经验处理吧。一切关于我的是非对错,了解我的人,会给我个公正的评价。

:最后能说说退役到转型之后,你对自己工作、心态等方面的大致评价吗?

于根伟:我觉得我有一定的业务能力,自己努力的话,工作方面还是能胜任的。至于心态方面,是这样,物质上我感觉自己至少眼下不缺什么,我很想靠多做点事、把事情做好来体现自己的价值,由于在足球圈里这么多年,我也很在乎自己的名声。

岳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鸡东县中医院怎么样
济南名韩植发医院专家
长春治牛皮癣最正规的医院
南阳治疗包茎哪个效果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