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袁岳做客《时代风向标》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4:21

袁岳是谁?

有人说他是主持人,他主持的电视节目《头脑风暴》火得一塌糊涂

有人说他是调查者,他创立的零点研究咨询集团在业界颇有声望

有人说他是读书狂,南京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北京大学和哈佛大学都留下他游学身影

有人说他是活动迷,讲座、论坛、会议、校友会他一个不落、游刃有余

也有人说他是作家,已经拥有33部作品,在作家行列中也算高产。

还有人说他是美食家,博客文章的本周袁氏推荐小菜更是私房秘制的菜谱

这就是袁岳,有着“空中预警机”之称,光芒四射的“跨界达人”

身兼演讲家、主持人、公众知识分子、学者和客座教授等多重身份,每天出现在各种社会场合的袁岳在外人看来似乎有些“不够专心”,但在袁岳自己看来,这些只是兴趣使然。他说,自己归根结底只是在做老本行,研究咨询。用袁岳自己的话讲,他虽然做的工作是跟数字打交道,但并不代表刻板,他本就是个爱好广泛的人,再加不论做什么,都会用心地全情投入。正因为这样,做出来的效果往往就还不错,就让人说成是跨界了。跨界驰骋,之于袁岳又意味着什么?

调查达人

——创业前8年我就是万能战斗机,现在我是预警机。

袁岳好友的牛文文也曾提出,也曾对袁岳竟将这诸多身份平衡得如此精妙而发出感叹:“我曾经问过他,我说袁岳,我什么时候能像你那样,那么轻松,好像你大半的时间都在主持、在旅游,在世界各地奔跑,在见各种各样的人,在做各种各样的饭吃,我说那你的公司怎么办呢?”对此,袁岳的答案非常简单:“一个人只要在一件事情上争强好胜,然后在其他的事情上可以尽力做好,但不要跟其他人争第一。”尽量做好,但不争第一这就是袁岳的跨界原则。

其实,最早认识袁岳可能要从报纸上豆腐块大小的写着“零点调查”的文字里,知道这个为市场调查、民意测验、政策性调查和内部管理调查的机构,开始好奇这个做调查的达人“袁岳”。

袁岳有自己的公司,但是实际上待在公司办公的时间很少,看起来像“甩手掌柜”,因为,他并没有像其他公司老总或者创业者将全部的时间扑在自己的公司中,最多也就是参加每月的公司例会,给员工做一个培训,或者是开个晚会。甚至很少给公司的人打电话,大部分时间,是通过邮件和短信联系,公司90%的事情几乎都是用短信处理的。那多出来的时间他写书,主持节目,到处游学,参加社会活动……

袁岳觉得董事长扮演的是“预警机”的角色,“到现在我们这个公司是19年,前8年我就是战斗机,而且是多功能战斗机。那么现在,我是预警机,其实在我们今天公司的管理中间,最大的问题是缺乏预警机制,就是一个老总,公司已经做很大了,他还是扮演战斗机的作用,这其实并不科学……”

创业初期,老板是万能补体,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随着公司的发展,有职业经理人负责公司的正常运转,袁岳只需要及时提醒公司的发展方向和战略调整,然后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2008年经济危机,袁岳预感到经济波动,提前7个月就做好了战略规划和储备调整,所以等到经济危机发生的时候,对公司业务的影响其实不大。“经济危机我们有一个预期,政府的干预率会上升,政府项目会增加。但是房地产会有影响……所以当你到那个时候,情况发生的时候,你就有这种应对的能力,对人员的这种调整和变化,业务的变化的时候,你要能够提前做出这种判断。”

主持达人

——照着稿子走的是一号线主持,我是二号线主持。

主持过《头脑风暴》、《谁来一起午餐》、《波士堂》的袁岳,曾有机会在央视二套主持一档节目,后来没有成功,只因头发太少。虽然如今光头造型,已经成为时尚圈和财经圈子里的新宠,财经界至少有30位知名的光头,但是在最初,却因此与央视失之交臂,袁岳在《时代风向标》现场提起年轻时候的发型,跟记者偷偷爆料,想要看他有头发时候的造型,可得追溯到98年了。

“一天掉60根头发是正常,我一看怎么老是三倍以上。每天早上起来发现枕头上老掉头发,每天起来心情都很差。那个时候用过各种各样的药,都也没有什么用。所以后来就发现这个理光以后吧,它就斩草除根。”剃了光头的袁岳更容易集天地灵气,开动脑筋,也风生水起,光头也成为他的标志,让袁岳在喜爱的领域里做出一番成绩,真正成为达人。

虽然因为头发的原因在98年与央视失之交臂,几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圆了袁岳的主持梦。原来头脑风暴已经有一个央视前主持人张卫,后来被新闻集团招回去做CEO了。

“我还是想试一试主持人的,因为我经常觉得有些主持人太差了,他老跟我说你别说了,咱们下一个问题。我觉得说话是把一个话说的有趣和充分来说的,不太像脱口秀。

美国著名主持人拉里·金说一个好的主持人有三条标准,第一条问最简单的问题。从简单的问题切入,顺着他的话语往前走。第二条,要凭着直觉提问题,特别是互动中的直觉,他觉得他对什么东西感兴趣?然后提问,而不是根据事先设定的提纲提问题。第三条,在现场你尽量装,就是装无知而不要装的很智慧。

袁岳说,虽然自己是业余的主持人,但是看到这些很有共鸣。“大老们的内心是跟小孩差不多的。他实际上比较贱的。就是一般你碰到的主持人,跟大老们讲,你是把他高山仰止的,所以说话的时候,都敬小慎微,顺着他,他从内心是鄙视你的。”

“有一期节目话题是关于楼市拐点的,问王石,但是我觉得这个问题我要问了,对他有点得罪,我说让罗振宇代我问。”

作为一个主持人,借由他人代问问题,是一种主持技巧,把那个小本子一直念下去,而不是用一个脑子在思考这样的问题。这样的主持人是一号线主持。就像北京的一号线地铁,一条直线走到底,不会变通,不懂迂回,只会照本宣科。

我们要做二号线主持,我看起来像个P字,今天要做一件事,你要用脑子想一想,怎样安排话题和迂回引导节目发展,“还有一点我也非常重要,就是我们做节目,是主持人中心制的,就是什么制片人啊什么,就是后勤主任,你不要以为你是说了算的。”

1985年 南京大学法学学士;1988年 免试进入西南政法大学,获取法学硕士;2001年 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MPA ,2004年 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MPA……

在创立调查品牌、公司正常运转之后,袁岳开始让自己往纵深拓展,1997年,他去北京大学攻读社会学博士学位,他在一本书中这样解释自己的选择,“一切商业机会的获得以及对公共政策的研究,必须对本土社会有深入的了解。我做的研究大部分都是社会性问题,而我又没有接受过社会学的系统训练,所以就想着要去攻读社会学博士学位。”

2000年,则是又一个大的跳跃,袁岳不再担任公司总裁,他花了一年时间到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去攻读MPA(公共管理硕士)。这同样对他个人和公司产生了双重效应:公司从传统民意调查公司转型为策略性的研究咨询公司,而他自己则真正跃上了国际平台。在这之前,袁岳也曾到华盛顿大学和牛津大学从事短期的合作研究,但只是在哈佛学习之后,他才真正开始广泛出席各种国际论坛,2004年他担任如欧洲民意与市场研究协会(ESOMAR)中国代表,2005年零点成为国际咨询业联合会中国代表机构。

“其实我最早去的是华盛顿大学,做私营经济研究,后来我们也一直有合作,他是在美国西海岸的,后来我去过牛津大学,做流动人口的研究,然后有印度的大学,我们有一个日本的一些学术机构的交流。在哈佛是学的公共管理的。耶鲁大学实际上学的是全球化文化的,他叫世界学者。2007年的,我们央视的瑞陈刚,他就是在我前面的,我是后面的,另外还有董倩是跟我同一届的。”

袁岳涉猎广泛,本科是法律、之后陆续进修过社会学、公共管理,国际关系,国际经贸关系。当《时代风向标》主持人樊登问起后半生还打算学哪些专业?袁岳说,文化艺术管理要学一个。

我问袁岳:“不断地有国际学习经历会有助于事业,但国内的事业也要做,该怎么选择呢?”他说:“两个都要做。访问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世界资深总裁MBA班时,见到那些像小学生一样认真学习的著名企业家时,我就更明白了为什么国际咨询公司要招一流学校的一流毕业生。信息淘汰的周期越来越短,有必要不断学习,不断将自己归零。要像新学生一样重新界定职业生活方式。”

在哈佛读书的日子里,袁岳说对他影响最大的有四点。

第一,信息淘汰周期越来越短,需要继续学习的必要性越来越强,有必要不断学习,不断将自己归零,像新学生一样重新界定职业生活方式。

第二,跨越框框的思维。我们往往把在一个学科中累计的知识当成终生的生活逻辑与工作工具,而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中,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由单一角度完全加以解释或解决的。

第三,平等协调的团队作业。从一开始就要对合作者的能力、立场、思考角度充分认同,不断突破原先按自我设想制定的框框。

第四,把投资变成学习,把学习变成投资。我把几乎所有课程的期末作业都与实际项目联系起来,有的直接为客户采纳,有的获得了可观的研究资助。

在游学和很多大学合作进行项目交流过程中,积累了大量的数据,袁岳会专家学者,经常在我们这个数据上做一些深度的和专项的加工,其实也能够把它很好的发挥效率。袁岳称,这种合作叫做“游学模式”。

活动达人

——其实我现在干的所有这个角色都有收入的,每个里面都有不错的收入。

袁岳参加的活动,主要是三个类别。

第一类,是企业界的活动。这个占他总活动的30%左右,企业家论坛、专门的商业论坛、投资论坛、袁岳在论坛中充当的角色,一半是做讲员,另一半是主持人。

第二类,也是最占用袁岳时间的活动,他花费60%左右的时间在公益活动中。,包括校园公益和其他的公益界的活动,

2010年由袁岳带领的零点青年公益发展中心(YES)发起了,“黑苹果青年计划”推动青年社会参与(Youth Social Engagement)这一新的公益理念。青年社会参与是指青年们通过“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社会参与,发现自我,反省自我,设计自我、超越自我,不断地检验自身的素质和能量,同时也促进社会进步与发展的过程。活动发起之后,袁岳基本上一天两个学校的活动,一共去了83所大学做有关于职业发展的演讲。

第三类,很多社会性活动。包括很多的国际活动。袁岳回顾他最近的参与国际活动时认为这种参与有多种效果,一是直接接触到高端客户和它们的决策者;二是听到他们关心的问题和考虑的问题以及他们对很多事物的看法,扩展了见识;三是这种交流本身改变了自我的程度和范围。

袁岳说:其实我现在干的所有这个角色都有收入的,每个里面都有不错的收入。每个领域中间的收入来说,都是普通人干这个行当里面的人,应该处在前列的人,所以这就是,但是实际上我并没有把那个东西当成正儿八经的东西来干。当然不是说每个人都要按照我的这个方案去做。但是我们很多的年轻人都有这个潜力,可以发挥这种可能。

袁岳一共写了33本书,第一本书是他21岁时翻译的《英国民事诉讼法概论》。学法律出身的袁岳早期写下12本关于法律的著作,当时被法学界认为是很有希望的法学家。谁也没料想到,这位法学界的才子,会成为今天的“跨界达人”。

虽然袁岳在多家媒体撰写专栏、出版著作,发表大量演讲,十多年来撰写800多万字的研究论述,不过近几年,人们才能够了解他每天对周围生活和社会现象的观察,他每天在新浪上撰写博客,展现他自己所说的“第四度人格空间”,也就是业余或者邂逅表现空间,尤其是透过公开场合、媒体或者其他场合期望给陌生人留下的印象。其他几个人格空间依次是自我观照的私密空间、亲密关系空间与职业空间。

电视和博客,是他最新的自我的拓展与突破。在他每日撰写的博客上,我们可以发现很多企业家原本只有生意人士的脸谱,而博客则可以从才情、智慧、趣味等多方面反射出信息。介入博客的企业家,在与最前卫的网络舆论积极分子的沟通中得到许多。

袁岳甚至有时会在辛巴克里座上两个小时,写上七到八篇博文。袁岳说:他既爱做生意又爱写东西,甚至因为经常外出旅游写的游记,图文并茂又不同于公关公司的口径,且很有影响力,因此受到青睐,已经担任过五个国家的旅游大使。主持人樊登戏称“旅游达人”。

“一旦模式和形态以后呢,它有一种能力,就是就是你看一个人本来,人跟很多动物一样,都是96种元素构成的,后来这一条叫猪,这个叫人,就是他构成的心态不一样,而一旦形成形态以后,它就具有生产力。猪能下仔,人能生孩子。他就行了,所以我们自己的知识和我们的能力和我们的灵感一旦形成形态以后,第一他就能够容易丰满,你老拒绝他。另外一个他能够产其他的东西,所以这是我们人一个巧劲。就是我们如果懂得更巧妙的,更精明的利用我们的资源的话,我们不需要那么笨笨的,花那么多的经历,只得到很少的收益,是可以得到很多的收益的。”

美食达人

——我觉得食物是一种很特殊的认识世界的方式。

袁岳每天都会向博友们推荐他自主开创的一款菜式,一年365天就是365款,这么多新奇的菜式从何而来?袁岳说,做菜要敢于尝试,自由搭配。他大胆地将江苏菜与川菜的麻辣相结合,看似胡乱掺和,却掺出一番别样风味。而在做事上,袁岳也沿袭了他的掺和风格,大胆跨界,在主持人、演讲家、作家等多个身份角色之间转换,游刃有余。

烹饪是袁岳的一大爱好,已尽人皆知。在袁岳的烹饪书《食尚新煮意》中,曾说过这样一个故事,某天,他去餐馆吃鱼,觉得鱼不新鲜,老板娘说,你若能讲出这鱼在做之前是怎么个样子,我就免你的单。袁岳随即告诉老板娘,这是一条肚子向上但嘴巴还在张动的鱼。老板娘很是惊讶,立刻就免了袁岳的单。这点正印证了牛文文对袁岳的评价:智慧、幽默。

袁岳常说,但凡有趣的事,他都会去尝试。年过不惑的他,依然有着一颗活跃的,对万事万物充满好奇的童心,积极地探究着各个领域的新奇事物。他以自己的研究之长去整合各类资源,高瞻远瞩为各界提供有效咨询。也许正因为他勇于探索,善于实践,长于跨界,才使其人生变得充实而“永动”。在“苦大仇深”、劳劳碌碌的当代中,袁岳却能用另一种火候将自己的生活烹调出别样的味道。

“我觉得食物是一种很特殊的认识世界的方式。在我学人类学的时候,人类学家里面讲了很多所谓叫做食物策略,就是你到一个菜市场就知道,这个民族的饮食结构,认识到饮食结构就知道它这个农业牧业是一种什么样的模式,然后你看这个国家做菜,煮菜的方法和吃饭的方式,知道这个国家人们的交往方式。然后如果你比如说到一个地方去,跟人家交往最好的方式就是用食物的策略。”

袁岳到每个国家访问的时候,都会去贫民窟,贫民窟里面,通常都会有很多怪怪的各种各样的小吃,是生活在贫民窟里的人们自己做的,食材简单,有些甚至还有苍蝇围绕四周。但是只要你吃一小口,他立马就会把你当朋友。“因为贫民窟里的人都非常纯真,所以每一次我只要吃完他给我的那一样东西,或者说我自己主动买一样东西吃,那些特别小的孩子,就会抱你的腿,他就觉得你跟我们是一伙的,所以他这种策略是非常有效的。”

人们实际上是用各种各样的,用感官的方法认识世界,比如大部分的人是用眼睛看,或者用耳朵听,其实味觉就是另外一种认识世界的方式。

行以知道

“行以知道”这是袁岳在《时代风向标》现场留下的感言。

当有人问你,你知道了么?很多人会回答:知道了。但是其实,很多人知道的不是“道”,而是顺着人家的口风答应了,我知道了,他知道的是皮毛,但是我们真正能知道吗?

行,才能知道。在体验行动的过程中间,对事情的认识,会更加深刻。亲身行动过了以后,然后他就会有一个独特的道,实际上属于他自己的道。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成分
小儿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心肌梗塞治疗哪里好
小孩感冒流鼻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